永旭之巅扫地工

有时间就产粮吧,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自勉
主要负责文字

对一个男生这么上心我活这么大还是第一次

是这样的,其实我觉得我交到的不是男朋友是另一个类型的女朋友

我觉得这辈子大概没有人宠我的命了
我还是认命吧
以后只有我宠别人

脱单树洞

作为一个倒插flag之王在我大喊单身美好单身美妙单身生活好得呱呱叫四年多之后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百年身有了男票对此我表示真香可是实在太打脸了我不好意思但是有些相处细节他是真实可爱所以我需要一个人超少的树洞说出来冷静一下。

有一次围观他LOL队友渣渣又爱自吹老子强到爆,于是他就一边跟我说“这一场打完很快快的啦”一边屏幕发出去三个字:
“强,你,🐴”

创建不了子账号了又不是上限问题总是说验证码错误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真实绝望求解求解依旧无解

雁王主持羽国政事的时候,日理万机,十分繁忙,每每上朝最不喜欢的就是朝臣的长篇大论,若是必要的也就罢了,但往往都是冗杂的琐事。
有时候也有人为了邀功,示好或者与他人争斗,接连上书,言辞无味却又必须批示,费心费力,令雁王不胜其烦。
但只有策天凤的文书雁王都会留着,或亲自誊抄,反复细看,每每或有感悟。
只可惜他的文书惜字如金,他的言语太难等,这成了雁王最大的期待。

梗源图

大家都知道,阴阳师的世界里,茨木童子可喜欢酒吞童子了,但是酒吞童子总是不领情。
有时候他也会情绪低落,那份可望而不可即的感情让他备受到折磨。
但还好寮子里的其他式神都对他十分尊敬,还有晴明都对他照顾有佳,那个时候他是所有队伍的队长,在所有队列里站C位,是所有式神的干爹,有了黑蛋蛋都第一个给他,狗粮捧出来也是他的,御魂最好的也是他的。
想到这些他的内心还是有所慰藉。

直到遇到了玉藻前。
一个男人,可以英俊可以魁梧还可以成为天下最妩媚的女人,一张面具遮住颜面只绽出一抹最销魂的笑容。能够护住身后的队友还能上前线大杀四方,一转身只留下敌人的灰烬。
他夺走了茨木童子的御魂茨木童子的位置茨木童子的荣耀。
茨木童子这...

凰后每天要两个时辰做发型。
从梳头,做发型,喷啫喱,定型,到带头冠,整理好那些垂下来晃悠的链子……前前后后那都是凰后的苦心。
直到有一天老二急急叫她帮忙,太匆忙了,她没来得及梳头,就提着枪跑去打狙击了。
当她散着一头乌黑长发,迎着风去前线回来的铁骕求衣的时候。那个人说,老五散发更好看。
凰后说,我爱怎么打扮就怎么打扮,要你多嘴。

但是从那以后凰后再也没有把头发束起来。

噢……新年好过年祝大家都有粮吃!有什么我能产的粮我也试试吧,反正车都开过了,虽然抛锚了

雁默高速路抛锚

只求给我当那盏灯让我照亮旖旎夜色,而夜色撩人,连风都变得躁动,灯倏而暗下,夜里再见不到半点光,窗外的流云涌过淹没的浅薄的月色。只听到风的缝隙间,传来了轻微的衣物摩挲的声音和零碎的人声轻吟。

……

“上官鸿信你压到我头发了。”

【雁默师徒向】 ——无聊师徒的鬼牌游戏

写在前面:试手,师徒向,OOC有,根据情况连载;情节人快来,新年快乐。

我有病救不了了。

正文

上官鸿信走进会客厅,这是策天凤住的屋子,不大,会客厅常年开放,客人来了都在这里等待,平时他在里屋休息。他轻轻得迈步进去,怕打扰了正在休息的师尊。

上官鸿信环顾一下房间,年节将至了,窗外的积雪厚厚一层,留下了一道他走过来时候的痕迹。屋内有点寒风漏进来,上官鸿信想着也许应该送给师尊一些炭火,让他屋子再暖一点。这几天朝里休息,作为雁王他也难得偷闲,习惯起早了,他就趁着天色将明未明

他从袖子里拿出带来的东西,是一套西洋纸牌,他做到一张桌子旁边,摊开牌,百无聊赖地玩弄着。

“上官鸿信,你在做什么?...

© 永旭之巅扫地工 | Powered by LOFTER